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湖南人大大气污染检查组:少数领导敷衍应付

新华网长沙11月25日电(记者史卫燕) 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大气污染防治法执法检查组23日公布执法调研结果,指出少数县乡领导对大气污染防治认识不高,敷衍应付,建议湖南省政府对有关负责人诫勉谈话。  《执法检查报告》指出,少数县乡领导认识不高,没有将大气污染防治列入议事日程,甚至违法引进、新建高耗能高污染项目;有的领导认为治理大气污染就要关闭落后产能,会影响GDP总量、减少财政收入;有的地方怕暴露当地污染问题,不接受检查;有些地方政府及部门的领导当场表态积极整改,事后敷衍应付。  按国家要求,湖南省在今年底前须全部完成建材、化工、冶金等行业“十二五”落后产能淘汰任务,但目前完成情况并不理想。如湖南已列入国家落后产能淘汰公告目录的60余家、生产许可证已到期的40余家、无证生产的10余家水泥厂,很多还在非法生产和排污。  执法检查发现,宁乡县、石峰区、桃江县、冷水江市范围内被检查的部分水泥、化工等企业,还在非法生产或恶意偷排,当地人民政府及环保、经信等部门对此监管失职;一些地方以罚代管、排污费征收不规范、环保“三同时”制度执行差等现象比较普遍;有些地方甚至非法越级环评,违规审批,干预执法。  据悉,今年以来,湖南省共立案查处环境违法案件820起。报告提到,建议依法查处各类大气污染违法违纪行为,特别是严处政府及其部门有关人员在大气污染防治中不作为、甚至乱作为的行为。建议湖南省人民政府对有关负责人实行诫勉谈话,责成其对本行政区域内有关企业非法生产、恶意排污和执法人员不作为等违法违纪行为立案调查。  “执法检查组通过暗访了解到的很多情况,都与相关职能单位监管不到位有关,甚至还有的同企业有利益关联。这个问题不解决的话,大气污染防治就落实不到位。”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姜玉泉表示。编辑:

12月13日傍晚,河海大学江宁校区50名在校学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呕吐和腹泻,不久后,这些学生被救护车紧急送往了医院救治。有学生说,食堂有一家卖烤肉饭的,“中招”的这些同学都是吃了他们家的烤肉饭才出现这种情况的。昨天,现代快报记者在江宁区卫生局了解到,目前,卫生部门已经对此事介入调查。  现代快报记者 李宇龙 文/摄    河海大学江宁校区的学生小何(化姓)说,12月13日傍晚,他在学校7食堂的一个窗口内买了一份烤肉饭,吃过之后便回到了宿舍休息。“躺在床上就感觉头晕晕的,肚子不舒服,有想吐的感觉。”小何说,过了没多久,他在床上就躺不住了。“肚子疼,我就跑去蹲厕所了,之后就开始上吐下泻。”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当天傍晚,与小何有同样遭遇的还有不少学生。“我室友就这样,吐了四五次。”该校的一位学生说,晚上6点钟左右,他看到有救护车来到他们学校宿舍楼下。“我们宿舍的管理员到宿舍里面挨个地去敲门,问大家有没有上吐下泻的症状。”后来,有学生收到了学校老师发来的短信通知。  小何说,他和几名同学一起被救护车送往了附近的同仁医院。“我在医院里挂了4瓶水。”    据该校的学生称,他们就是吃了学校7食堂2楼一家卖烤肉饭窗口的烤肉饭之后才出现的这种情况。昨天中午12点左右,现代快报记者来到河海大学江宁校区学生7食堂的2楼。记者发现,二楼的多个窗口已经关闭,只留有中间一处窗口正在卖饭。  虽说是饭点,但是到2楼来就餐的学生并不是很多。“估计大家都害怕再吃坏肚子吧。”现场的一名学生指着一个窗口说,就是这家出售的烤肉饭造成了很多同学出现呕吐和腹泻症状。现代快报记者看到,这处窗口内已经没有人在出售饭菜。  另外一名学生说,停业的这家的烤肉饭价格不贵,他以前在这里吃过很多次。“没想到学校的饭菜会出问题。”    昨天中午,现代快报记者在同仁医院了解到,12月13日晚上的确有多名学生到医院急诊来就诊,不过,在接受治疗后,这些学生已经相继离开了医院。  江宁区卫生局的一位工作人员说,13日当天,河海大学江宁校区多名学生出现呕吐、腹泻症状后,他们通过自己的监控渠道已经得知了此事。“我们现在正在进行调查。”这位工作人员说,据他们了解,目前有50名学生疑似食物中毒到医院去就诊。不过,这些学生是否都是因为吃了烤肉饭造成的,现在还不能确定。“我们还需要进一步地分析。”(原标题:50名学生上吐下泻是食堂的烤肉饭作怪?)编辑:

中新网11月15日电 据国家旅游局网站消息,我国在印尼旅游团队确认安全。  国家旅游局经与上海、江苏、浙江、山西、安徽、四川、广东等7省市旅游部门确认,目前我国在印尼的29个旅游团队在地震发生后无人员伤亡。

明起,郑州东站启用新列车运行图  郑州—广州T255/6次改为Z189/90  郑州至广深  首发“Z”字头列车  12月10日零时起,郑州东站启用新列车运行图,高峰日运行列车达153趟,部分高速动车组列车车次微调。郑州也将首次始发至广深的“Z”字头列车。由于运行区段变更,许昌人民以后进京可以乘坐始发高铁。  郑州晚报记者 刘凌智 通讯员 赵晶晶 陈友会   昨日16点,随着最后一趟郑州至广州的T255/6次列车,从郑州站驶出,这代表着曾经一票难求的热门车将走上历史舞台,而郑州开往深圳的K1038/9次列车,也于昨日21时许成为最后一班。  从明天开始,郑州开往广州的T255/6次列车将由Z189/90次代替,郑州开往深圳的K1038/9次列车由Z146/7次代替,彻底将采用目前最先进的25T型。Z字头是一站式的直达特快列车,除非因特殊原因,一般情况下不会晚点的。  “从郑州始发Z字头列车,这是首次。”郑州铁路局相关人士介绍说,升级后,售价与原先特快一样,但乘坐更为舒适,速度肯定会比之前快。    在此次调图中,有9.5对涉及郑州的列车变更运行区段。其中,跟河南最为密切的就是郑州东—北京西G568次延长至许昌东。  这意味着,许昌人民从许昌东站可以乘坐去北京的始发高铁。始发高铁可承载的客流量更多,比过路车更容易买票。   新增G441/2次北京西—怀化南高速动车组1对。   G568次 郑州东—北京西 延长至许昌东  G422/1次 南宁—北京西 改为南宁东始发终到  G423/4次 石家庄—南宁 改为南宁东终到始发  G529/30次 北京西—南宁 改为南宁东终到始发  G507/518次 北京西—武汉 改为汉口终到始发  G516次 汉口—北京西 改为武汉始发  G508次 武汉—北京西 改为汉口始发    G6916次 许昌东—郑州东停运   G4213/4次 北京西至郑州东临客1对  G4211/2次 北京西至信阳东间临客1对    G2001、G2003、G2006、G2007、G2013次列车自2014年12月10日起自郑州站始发;G2009次列车恢复自郑州东站始发;G2012、G569次列车恢复至郑州站终到。(原标题:郑州至广深首发“Z”字头列车)编辑:

新华网石家庄12月13日电(“新华视点”记者朱峰、齐雷杰)最高人民法院12日公布,根据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和有关法律规定的精神,决定将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的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一案,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复查。  2005年1月,河北省广平县人王书金在河南被警方抓获,他供述曾强奸杀死多名妇女,其中包括一起“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而这起案件原本早已被石家庄警方侦破,“凶手”聂树斌已于1995年被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强奸罪和故意杀人罪执行死刑。  王书金案的出现使聂树斌案重新受到高度关注,“一案两凶”曾引发舆论对聂树斌案司法公正性的质疑。  如今,聂树斌案迈出历史性的一步,却仍有三大疑问待解。  2005年,王书金交代了与聂树斌案相似的罪行后,引起社会舆论广泛关注。当年河北省就由省政法委牵头成立了由公安、检察院、法院等组成的调查组对这起案件进行详细调查。河北省公安厅也组成调查小组,介入此案核查落实工作。  有关负责人曾表示,鉴于此案发生的时间比较久远,且涉及多个部门和环节,一方面要组织专门力量在职责范围内进行调查,另一方面指示处理此案的部门严肃认真对待,并责成对案件进行复核,并在最短时间内查清事实真相。  据记者了解,河北省成立的调查组主要抓两项工作,一是核查聂树斌强奸杀人案,二是确认王书金的口供是否真实。  2013年9月27日,王书金案二审宣判,法院没有认定王书金是“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的凶手,相当于确认了王书金对此案的口供不真实。  但核查聂树斌案的结果为何迟迟没有公布?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2013年初曾表示,聂树斌案仍在依法核查中,该案案情复杂,涉案证据材料较多,一些证据材料时间跨度大,对相关证人证言的核查比较复杂,核查工作虽已取得一定进展,但案件核查工作整体难度较大。  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介绍说,自从王书金案出现后,她这些年每个月都要到河北省高院反映情况,希望解开聂树斌是否被冤枉的谜团,“每次法官接待态度很好,总是很客气,但只说让我等着,一有情况就通知我,这么多年过去了,永远是相同的话。”  后来,聂树斌家聘请律师向河北省高院申请启动聂树斌案的再审程序,但一直没有得到法院的明确回应。  “现在最高法院指定让山东省高院复查,我心里终于有点儿底了。”张焕枝说。  王书金被警方抓获后,2007年3月12日,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王书金做出一审判决:认定王书金于1994年11月至1995年农历8月间,先后强奸三人并杀死其中两人,判处王书金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王书金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理由之一是“检方未起诉他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一起奸杀案”。  2013年9月27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王书金上诉。法庭上,检方出示了“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中被害人尸体检验报告、现场勘查笔录、证人证言等四组证据材料,通过这些证据向法庭陈述认为:王书金关于被害人尸体特征的供述、杀人手段、作案具体时间、被害人身高等四大细节与案件实际情况不符。  法院对检方的这些意见予以支持,认为“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不是王书金所为,维持一审判处王书金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判决。  法律专家认为,按照法院的判决,证明王书金供述了一桩假罪行。那么,他为什么要说谎呢?  据王书金的辩护律师朱爱民介绍,王书金在供述“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时,根本不知道聂树斌已被当做凶手处决。但在得知聂树斌案情况后,虽知道自己难逃一死,仍然想通过上诉来证明聂树斌的清白。  朱爱民表示,目前王书金案仍在最高法死刑复核阶段,不管聂树斌案是否冤案,王书金身背多条人命,死刑是难免的。但如果聂树斌最终证明是被冤枉的,那么“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的真凶就是王书金,因为此前在法庭上,各方都承认这起案件的唯一性,即凶手不是聂树斌就是王书金。如果聂树斌案是冤案,王书金案就存在事实不清的问题,法院二审时认定“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不是王书金所为”的结论就是错误的,王书金案有重新审理的必要。  目前法院认定“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并非王书金所为,这一结果也得到了部分法律界专业人士的认可,因为这件案子过去了十几年,如果主要靠王书金的口供支撑,从贯彻疑罪从无的法治精神来看,不认定这一桩犯罪行为无可厚非。  法律专家同时提出:疑罪从无适用于王书金,也应该适用于聂树斌。单就“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而言,王书金作案证据不足,那么聂树斌作案证据足吗?  朱爱民称他曾查阅聂树斌案部分卷宗,他看到的只是一些客观证据,如现场勘验笔录、尸检报告等,但这些客观证据存在瑕疵,比如尸检报告上本来应该有两名工作人员的签名,但聂案尸检报告上只有一名工作人员的签名,另一名工作人员是盖的印章。  此前,有舆论呼吁法院公开聂树斌案的所有材料。河北省政法系统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解释,王书金案与聂树斌案是两个案子,审王书金并不需要公开聂树斌案所有材料,但王书金案庭审时涉及和聂树斌相关联的情节时,检察院还是出示了聂树斌案的相关证据,并允许辩护方查阅。  一位旁听过王书金案庭审的律师告诉记者,因为案件发生在1994年,当时的案件办理、审理工作质量跟现在比差距太大,拿现在的办案标准看待20年前的卷宗材料,可能就会找出瑕疵,所以有关部门此前不愿出示聂树斌案全部材料也是这种考虑。  “我希望通过各方共同努力,促使此案得到公正审理,查明真相。”朱爱民说。

分类:美文

时间:2016-05-06 01: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