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教育部鼓励中考测宪法知识 要求宪法日晨读宪法

京华时报讯(记者郭莹) 昨天,教育部下发通知,鼓励有条件的地方将宪法知识纳入中考的测试范围。在今年12月4日第一个国家宪法日,各级学校应组织学生集体晨读宪法。  教育部表示,要将中小学课程已包含的宪法知识内容进一步整合,与法治知识课程设置相结合,研究制定开展宪法教育的基本要求,形成科学的教学安排和常态化的教育机制,探索建立宪法教育效果的考核与评估机制。鼓励有条件的地方,明确中小学宪法教育的专门学时,并将宪法知识纳入中考的测试范围。  此外,教育部还要求,在12月4日国家宪法日当天,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各级各类学校应开展宪法晨读、特别升国旗仪式等活动,校长要主持一次教职工宪法学习活动或者为学生讲授一次宪法教育课。(原标题:

昨日,复旦投毒案二审在上海高院开庭。一审中,林森浩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  庭审现场,针对黄洋死因,控辩双方针锋相对。林森浩的辩护律师认为,应重新鉴定黄洋死因。检方则认为重新鉴定没有必要。林森浩否认故意杀人的动机,并表示曾稀释了饮水机的水。。  出庭的专家证人胡志强则表示,黄洋死于爆发性乙型病毒性肝炎。审判人员表示,“有专门知识的证人”做出的书面意见和今天当庭的意见,不属于刑事诉讼法规定的鉴定意见,应该是作为对鉴定意见的质证意见,不能单独作为定案依据。  2013年4月,复旦大学医学院研究生黄洋遭他人投毒后死亡。犯罪嫌疑人为被害人室友林森浩,投毒药品为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2014年2月18日,“复旦投毒案”一审宣判,林森浩因故意杀害室友黄洋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我没有故意杀人的动机,我对我的犯罪事实做一些更正”,开庭后,林森浩的陈述与一审相比,出现巨大反差。  林森浩称,投毒后,他对饮水机内的水行了稀释,用刷牙杯两三次将饮水机中含有剧毒物N -二甲基亚硝胺的水舀出,然后从盥洗室里接了干净的水,灌进饮水机。而在一审时,林森浩并未有类似表述。检方称,林森浩变更供述的时间,是在一审的庭审后、宣判前。  庭审的首个焦点,围绕着林森浩使用的投毒物质N -二甲基亚硝胺展开。辩方认为,林森浩不熟悉该物质毒性,并称N -二甲基亚硝胺试剂瓶中的存量、毒性无法确定。  林森浩辩护律师表示,林森浩的投毒过程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如果他之前了解N -二甲基亚硝胺的毒性,应该知道吸入后是会中毒的。  黄洋的代理人则表示,林森浩的数篇论文及毕业论文说明,林森浩对于N -二甲基亚硝胺剧毒并致人死亡的状况是清楚的。而取得该物的过程并不简单,如果真是开玩笑或者一时兴起,完全没必要采用这么复杂的手法。  检方询问林森浩,“你说投毒是愚人节的恶作剧,但你浏览的网页里,有关于毒性的描述”。对此,林森浩回应,“当时看过,但没有注意到。”  此外,辩护律师称,在证人吕薇薇的4次证言中,其中一次证言显示,N -二甲基亚硝胺实验用了25毫克,依照销售人员的证言,还剩余45毫克,在实验后存放了2年,N -二甲基亚硝胺会挥发,林森浩使用时,里面的N -二甲基亚硝胺存量成疑。  辩护律师还称,涉事的N -二甲基亚硝胺是天津某工厂非法生产非常销售。  辩护律师表示,事发后,涉事的饮水机水桶已经还回去了。水桶上没有标记,如何用棉签蘸取从一排水桶中找出一个特定的水桶?N -二甲基亚硝胺易挥发,但直到4月5日才从饮水机水桶上提取。暴露在空气中这么久了,为什么还能提取到N -二甲基亚硝胺?  检方回应,通过棉签擦拭可以确定特定的水桶。水桶在长时间暴露在空气后,还能检测出N -二甲基亚硝胺,恰好可以证明投毒的浓度很高。  庭审最大的焦点,出现在证人登场之后。  法医胡志强作为“有专门知识的证人”出庭作证,并出乎意料地对受害者黄洋的死因,作出新的解释。  胡志强曾在公安机关担任法医,目前系北京司法鉴定业协会法医病理专业组委员、北京市华夏物证鉴定中心法医室主任,曾参与“念斌案”等鉴定工作。  胡志强在庭上提出四点意见:一、黄洋死于爆发性乙型病毒性肝炎;二、关于N -二甲基亚硝胺的检验,黄洋存在N -二甲基亚硝胺中毒乃至中毒致死缺乏依据;三、病理组织学检验不能作为病因诊断,特别是特定的病因而排除其他各种病因,是不客观不科学的;四、鉴定程序存在问题,后一次的鉴定机构级别应高于前一次,因此应委托公安部或司法部的鉴定中心进行二次鉴定。  胡志强称,黄洋在2013年4月3日、6日、8日和12日,做了4次针对乙肝的病毒血液检查。检测报告中,3日的指标线为乙肝表面抗体为阳性,但其他两个抗体是阴性。但6日三个抗体均变为阳性,一直到8日、12日,三个抗体都是阳性,“这种情况其他原因不可能造成,唯一的解释是黄洋感染了乙型病毒性肝炎。”  胡志强称,黄洋表现出的是乙肝病毒性肝炎的病症。N -二甲基亚硝胺中毒,不会出现乙肝病毒性抗体阳性的情况。  胡志强的证言,引起巨大争议。此前,无论是一审还是民间舆论,都认为黄洋死因系林森浩投毒所致。胡志强的意见,是否意味着复旦投毒案的剧情出现了“大逆转”?  不过,胡志强离场后,另一法医专家陈忆九上场作证,否认了胡志强的意见。  陈忆九是司法部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主任、上海市人身伤害司法鉴定专家委员会的专业人员,参与黄洋尸体检测并在鉴定结论上签字。  他表示,黄洋的尸体鉴定报告是5位专业鉴定人的一致意见,与上海市公安局的法医学尸体检测结果一致。  胡志强称,黄洋三项指标呈阳性,与爆发性乙型肝炎相关。针对此点,陈忆九否认该说法,称“只能说明黄洋有过乙肝感染的状态。如果是出现爆发性肝炎,恰巧这两个指标在这里没有体现出来。三个阳性可能两种,一种是接种了乙肝疫苗,一种是感染乙肝病毒处于康复状态”。  此外,黄洋的代理人指责胡志强“变相收取了相应的费用”,并称胡志强的衡量标准不一。  审判人员称,胡志强做出的书面意见和当庭意见,不属于刑事诉讼法规定的鉴定意见,应该是作为对鉴定意见的质证意见,不能单独作为定案依据。  昨日,在庭审现场,辩护律师认为,林森浩不是故意杀人,应对黄洋的死因重新鉴定。并表示,对林森浩应以故意伤害罪量刑,且不应有加重情节。  另一辩护律师则认为,林森浩应以过失致人死亡罪量刑。  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过失致人死亡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在庭审辩论阶段,控辩双方差异巨大。  “对林森浩来说,(黄洋之死)是出乎意料的”,辩护律师称,一审认定林森浩的故意杀人的证据不够有力。更不能证明黄洋喝下N -二甲基亚硝胺,退一步说,就算是N -二甲基亚硝胺,但是也不到致死的剂量,不排除黄洋自身身体原因,在接受医治的过程中引发病症。  针对辩方意见,检方认为,黄洋的死亡与爆发性乙型病毒性肝炎无关,并认为重新鉴定死因并无必要。  “我们认为林森浩的行为,不是可以用玩笑来解释的,林森浩作为医学生,对毒物的理解比常人更深,还写了相关论文,对于肝功能衰竭而死亡是有预知的”,检方表示,希望维持一审原判。  南都记者 张少杰  黄洋三项指标呈阳性,与爆发性乙型肝炎相关。  ——— 法医胡志强  这只能说明黄洋有过乙肝感染的状态。  ——— 法医陈忆九  林森浩:自己没有故意杀人动机,在投放毒物后对饮水机中的水进行了稀释。  检方:林森浩对投毒过程、数量作了变供,不具有合理性和可信性,不能自圆其说。  法医胡志强:黄洋系爆发性乙型肝炎致急性肝坏死,最终因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  检方:胡志强并未对黄洋进行尸检,只是根据文献、病历等材料作出结论,并不认可。  辩护律师:林森浩获得的毒物系非法制作,又放了那么多年,还是不是二甲基亚硝胺?  检方:二甲基亚硝胺虽系非法制作,但不能证明是假的。

荆楚网消息 (记者 黄洁如 通讯员 吴武刚 李璇)从12月15日起,武汉市城管委桥梁处将对市内218座桥梁(通道)设施进行安全检测,总投资约1000万元,检测周期为60天。  据悉,此次检测是按照《城市桥梁养护技术规范》要求进行的常规定期检测,主要目的是对该市桥梁(通道)设施进行健康评估,全面掌控桥梁(通道)设施的安全运行状况。  此次将接受“体检”的桥梁(通道)设施包括:二环线汉口段立交、三环线姑嫂树高架桥、同济天桥等177座桥梁和国博地下汽车通道、武汉剧院地下人行通道等41座通道。检测内容包括:常规定期检测、结构定期检测、沉降观测、桥面线型监测、倾斜监测、裂缝监测,荷载试验等。(原标题:12月15日起武汉将对218座桥梁设施进行安全检测)编辑:

京华时报讯 (记者王硕)本月12日,中美发表应对气候变化联合声明,宣布各自最新的碳减排目标。昨天,在“中国-新加坡天津生态城建设国家绿色发展示范区”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表示,实现这些目标必须要有法律保障,目前气候立法已经列入议程,立法框架已经搭建起来。  在近日发表的《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中,美国提出到2025年温室气体排放较2005年整体下降26%-28%。中方则首次正式提出2030年左右中国碳排放有望达到峰值,并将于2030年将非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中的比重提升到20%。  解振华表示,这些目标的实现有相当大的困难,要付出艰苦努力,必须要有法律保障。他介绍,目前我国的气候立法已经列入议程,气候变化立法的领导小组、编写组都已经成立,并做了长时间的调研,气候立法的整个框架基本已经搭建起来,正在进一步加紧工作。(原标题:气候立法列入议程立法框架已经搭建)编辑:

据中央组织部有关负责人证实,河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梁滨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中央已决定免去其领导职务。    梁滨,男,汉族,1956年4月生,山西省孝义市人,1979年6月入党,1974年8月参加工作,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技术经济与管理专业毕业,在职研究生学历,管理学博士学位。  1974.08——1976.12,山西省孝义县白北关公社桃园堡大队知青;  1976.12——1979.08,太原工学院电机系电机专业学习;;  1979.08——1979.12,留校待分配;  1979.12——1984.07,太原工学院电机系教师、系团总支副书记;  1984.07——1990.08,太原工业大学团委副书记、书记;  1990.08——1991.08,太原工业大学党办主任兼校团委书记;  1991.08——1992.12,太原工业大学党委副书记;  1992.12——1994.07,共青团山西省委副书记;  1994.07——1996.07,共青团山西省委书记(其间:1995.09——1996.07在中央党校一年制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学习);  1996.07——1998.03,中共山西省忻州地委常务副书记(正地级);  1998.03——2000.09,中共山西省忻州地委书记(其间:1995.09——1998.07在中央党校在职研究生班经济管理专业学习;1997.09—1999.06在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技术经济与管理专业学习);  2000.09——2001.10,中共山西省忻州市委书记;  2001.10——2003.01,中共山西省朔州市委书记;  2003.01——2006.10,山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党组成员;  2006.10——2008.05,中共山西省委常委、副省长、省政府党组成员;  2008.05——2008.06,中共河北省委常委;  2008.06——,中共河北省委常委、省委组织部部长。  是中共第十八届中央纪委委员,中共十六大、十八大代表,山西省第七次、第八次、第九次党代会代表,第七届、第八届、第九届山西省委委员,山西省第八届、第九届、第十届、第十一届人大代表,第七届山西省政协委员、常委,第七届、第八届河北省委委员、常委。 编辑:

分类:美文

时间:2016-09-07 10:2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