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广西吸毒村过往:村民曾以为白粉用于造原子弹

原标题:一个边境民族村的脱毒之路  本报记者 谢洋 实习生 薛瑞环 陈姿妃《中国青年报》(2015年11月27日05版)  和许多位于中越边境的村庄一样,广西壮族自治区凭祥市友谊镇礼茶村住着壮、苗、瑶等多个少数民族。  礼茶村与越南山水相连,没有物理隔离设施,大量边境便道、小道畅通。用村党支部书记凌振森的话说,“这里三面环边,条条道路通越南,一不小心撒泡尿就违反国际法了。”  特殊的地理位置,不但打通了村民边贸往来的“小康之道”,曾几何时,也为“败家之毒”敞开了大门。村内不少年轻人染上毒瘾,多个家庭因毒品陷入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境地,曾有4名村民因贩毒被执行死刑。  原本一个单纯的边境民族村,被外界戴上了“吸毒村”的帽子,这一度让凌振森觉得既无奈又丢人。  近年来,广西边防总队凭祥市隘口边防派出所蹲点驻防、强力禁毒,并帮助村民创业致富,远离毒品。经过几年的努力,这一南疆边境村开始出现不一样的景象:全国毒情形势日渐严峻的大背景下,礼茶村涉毒人员却未新增,不少年轻人主动戒毒,涉毒现象逐渐好转。  从“吸毒村”到模范村,礼茶村经历了从救赎到重生的过程。礼茶村的变化就是广西边境基层整治禁毒不断深化的缩影。    上世纪90年代初期,一个姓陆的小伙子在边境做摩托车拉客生意,经常拉越南人,有一次去了越南那边,他就染上了毒瘾。在村民的印象中,他是礼茶村第一个吸毒的人。  一个人染上毒之后,发展到五六个人,再之后就是几十个人了。  正如大多数吸毒者一样,最初接触毒品时,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可怕的开端。“一些青少年初中没念完就辍学在家,内心很空虚,跟别的‘粉仔’凑在一起就染上了,最后聚在一起吸粉的基本上都是这拨儿人。”  渐渐地,对于一些无聊的年轻人来说,“吸粉”成为一种“时尚”,“就像抽烟,大家都想沾一点”。  “但是在那个年代,说起白粉,极少有人知道白粉就是毒品,大家都以为这是造原子弹的。”凌振森说,这是礼茶村真实存在过的一个笑话。  2003年到2005年,礼茶村涉毒村民达到高峰。据不完全统计,全村有4人因参与贩毒被判处死刑,最高峰时吸毒人员达90多人,平均下来六七户村民中就有一人吸毒。  礼茶村以前是典型的贫困村。村民们回忆,20世纪初,村里人均耕地只有0.53亩,解决温饱问题都难,收入基本靠外出务工。贫困也为毒品滋生提供了“土壤”。  “主要是那几年边贸迎来了高峰期,不光是礼茶村,整个凭祥市都处于边境地区,外来人员通过口岸到这里,毒品比内地来得凶猛。”凌振森说。  在来势凶猛的毒品侵袭下,礼茶村坤隆屯屯长农贵东的亲人也不幸被卷入其中。  刚开始从村民口中听到侄子跟“粉仔”混在一起时,农贵东问他吸毒了没有?侄子一口否定:“哪个说的啊?”  直到一天晚上,农贵东在坤隆屯的一个鱼塘旁的小房子里抓了个现行。  “他像做操那样,兴奋地舞动,过了一会又躺倒在地上。”侄子吸毒的场景让农贵东至今难忘。  在事实面前,侄子只得承认“刚开始吸,能戒”。农贵东说:“能戒就好。你现在结婚了,还要照顾家呢!”  然而,没过多久,农贵东发现侄子到对面的村子里去吸。家里的积蓄花完了,他就抱着小孩找外地打工的老婆要钱。家人只得把他送到戒毒所强制戒毒。  凌振森看到很多村民被毒品害得惨不忍睹。有一户人家,家里两个儿子吸毒,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卖了,父亲被逼得上吊,大儿子跟老婆离婚了,母亲也跑了,留下一个孩子没人管。“这是真正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啊!”凌振森说。  卖到家里没有东西可卖的时候,“粉仔”就去偷、去抢,村里的社会治安也成了问题。    “现在,村里只要有陌生人出现,村民看见了都会向我们报告。”隘口边防派出所礼茶警务室警长韩中宽对记者说。  “毒品一日不绝,禁毒一日不止。”在韩中宽看来,警民同心、全民禁毒,通过治安“网格化”管理,不但使警民更同心,还完成了对昔日“吸毒村”的一次救赎。  虽然时间久了,韩中宽根据言行举止就能判断出来某个人是不是吸毒,“派出所的人一到村里,吸的人跑,不吸的人不跑,百分之八十我都能认得出来。”但他也坦承,民警实地下村打探毒情并不容易。  “多数村民都姓凌,属于本家,许多人碍于情面三缄其口,加上害怕被报复,不少人连话都不敢跟民警多说。”隘口边防派出所教导员杜万鞭说。  为了方便群众,礼茶村警务室特意设立警长接待日,村民发现毒品的相关线索可以直接找民警反映。  建立“十户联防”机制之后,全村的人都打起了精神,哪家哪户有吸毒的迹象,马上就有电话打到派出所里。  凌振森表示,一旦沾染上毒品,要戒掉并不容易,容易反复,所以只有全民参与,才能对吸毒人员起到持久的帮助和监督作用。  村委会每年都跟村屯党支部签订禁毒方面的责任状,层层负责,上下联动。凌振森说:“哪个屯出问题,就取消党支部、党员的评优资格。”  加强对毒品危害的宣传,也是当地民警和村干部在这场禁毒反击战中的重要任务。每年的一些时段,比如临近春节时,外出打工的人回到村里,辖区派出所就下乡办禁毒培训,每次培训至少有五六十人参加。  “吸毒的连锅都没有,不吸毒的有高档电器;本来还有面包车,一吸毒现在什么都没有了……”通过村里吸毒家庭和不吸毒家庭的对比,民警用摆在眼前的事实,告诉年轻人毒品对家人、对社会、对国家的危害。  一些村民受教育程度较低,只懂本民族语言,这给外地民警宣传帮教带来困扰。在此情况下,派出所民警便试着组织一些责任心强的妇女成立“壮族女子山歌队”,将法律法规编成脍炙人口的山歌,逐村逐屯地进行宣传。多首山歌被广为传唱:“毒品就是那魔鬼,吸食上瘾不可收;哥哥妹妹莫近它,齐心协力把毒除。”  “有的人来找我们,要求把他们的老公、儿子带去强戒。现在,大家有了一个共识,知道吸毒不是犯一个小错误那么简单了。”凌振森说,村里人已经形成了一种观念——“吸毒是一件很丢脸很败家的事”,毒贩想诱骗年轻人上当不那么容易了。    经过警民的共同帮助,大多数吸毒人员都有戒毒的决心,自愿要求戒毒。边防民警知道,只有让边民摘掉贫困“帽子”,才能帮助礼茶村彻底洗涤“吸毒村”的因子,获得真正的重生。  凭祥市边防大队政委甘世勇说,礼茶村毒品繁衍的因素之一,是部分贫困青年没能得到更好的教育。为改变这一现状,边防民警频繁走访学校,了解学生家庭情况,并帮助一些家境贫困的学生继续学业。  17岁的壮族男生小杰因父母吸毒感染艾滋,9岁就成了孤儿,准备上初中时,小杰几近辍学。礼茶村警务室民警了解情况后,想方设法资助小杰上学。“这些民警叔叔经常问我在学校的情况,包括学习、生活等,如今每月有五六百元生活费,边防民警叔叔帮扶一点,学校资助一些,自己再借一点。我一定要努力读下去。”小杰说。  “假如不支持这个孩子继续读书,难保他以后不被人带坏,他哥哥就曾经因吸毒被抓……”凌振森说。  板茶屯村民梁健此前到广东务工时沾上毒品,赚的钱都被“吸”掉了,不得不回到村里。为帮助他戒除毒瘾,韩中宽联系农业技术人员教他在山谷放养黑山羊和黄牛。4年后,梁健的种养规模从当初的十几只扩大到今天的几百只。  在宽敞的牛圈前,梁健笑着说:“这些牛羊不愁销路,每年可赚二三十万元,如今我忙着用互联网加大宣传我的种养经呢,再不想毒品这害人玩意了。”  隘口边防派出所官兵还立足边疆实际,招商引资建成“爱民固边游泳池”和40多个红木加工厂,先后帮助村里引进黄皮西瓜、免耕马铃薯、优质火龙果,以及黑山羊、果林鸡等12项适宜南方气候的种养技术,帮助村民扩大种养规模。编辑:

省纪委微信公号介绍几种诈骗常见招数  广州日报讯 (记者汤南)冒充省纪委名义寄发敲诈信,冒充省纪委名义推销书刊,冒充省纪委暗访组长……近几年,广东省内已陆续发现多起不法分子以省纪委名义实施诈骗的案例,严重损害纪检监察机关的形象和声誉。昨日,广东省纪委微信公号“南粤清风”介绍了不法分子的几种常见招数,并提醒党员干部群众遇到类似情况时应及时向当地公安部门报案并向纪检监察机关反映,避免上当受骗。  据省纪委介绍,以省纪委查案工作为例,执行调查任务前,调查人员会持纪检监察机关开具的有效证明通知被调查单位、被调查人员所在地或所在单位党组织,进行必要的沟通协调。  调查人员执行调查任务,会要求有关单位和人员配合。如属首次,一般要由本地、本部门党组织与该单位负责人或人员进行联系,或者派人同行协调。对被调查人采取组织措施后,纪检监察机关会以正式方式通知其单位和家属。  省纪委表示,省纪委作风暗访是一项严肃的执纪监督活动,暗访组成员(包括受委托的媒体暗访人员)受省纪委直接领导,持省纪委暗访证开展工作,必须严格遵守暗访工作纪律。一般不公开暗访身份、暗访目的,也不得收取任何暗访费用。  省纪委指出,各地各部门和党员干部要加强廉洁自律,做到一身正气、无私无畏,同时要提高警惕和甄别能力,谨防上当受骗。遇到类似情况应及时向当地公安部门报案并向纪检监察机关反映,避免上当受骗。省纪委将会同有关部门严厉打击,绝不手软!  案例:不法分子肖某利用网络搜集我省相关地区政府部门领导的信息,雕刻假公章,制作假公文,冒充省纪委监察厅人员,寄送勒索信件给有关领导。  案例:江门台山、韶关翁源、茂名信宜等地纪检监察机关都收到一份以广东省纪委、省监察厅名义,要求征订业务书籍的传真。  案例:不法分子潘某通过个人微信发送信息,称其已经受省纪委委托担任省纪委和广东广播电视台暗访组长,并以能够帮助被请托人宣传曝光高速公路建设中的问题为由,收取潮州市某村民杨某好处费共计6万元。  案例:2013年,几名不法分子在阳江冒充市纪委干部,公开将一所中学校长带走“双规”,借以诈骗钱财。深圳冯某,冒充纪委干部,以能够为他人办户口、安排工作为名,骗取多人钱财40多万元。  假借可“帮忙”党员领导干部在中央机关部门的报刊杂志上发稿,

原标题:黔江一隧道孤石坠落 3人遇难3人被困  记者 聂炜昌  昨天中午12点26分,黔江区人民政府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12月18日上午8:30左右,在黔江区舟白隧道复线项目施工现场,发生洞顶孤石坠落事故,其中3人遇难,3人被困,2人送医。  事发时,共有8名施工人员涉险,有2人已成功救出并送医院抢救,暂无生命危险,3人已无生命体征,3人被困情况不明,营救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之中。  事故发生后,黔江区党政主要领导即率相关部门、医疗和施工方等单位负责人到现场开展营救。目前,事故原因正在调查,善后工作已全面展开。  重庆时报记者查询得知,舟白复线隧道工程是黔江区重点建设项目之一,是连接老城至新城的快速通道。项目全长2.13公里,其中隧道长1375米。另据报道,舟白复线隧道项目概算总投资24357.58万元,建设工期两年,计划2015年年底通车。编辑:

原标题:福建宁德高速4车相撞 致3人死亡1人受伤  被夹的面包车及小轿车严重损毁。 欧宇帆 摄  中新网宁德11月13日电 (欧宇帆陈丹妮)13日,福建宁德高速福安往宁德方向发生一起四车相撞事故,事故造成3人死亡1人受伤。  据参与救援的宁德消防介绍,当天上午7时33分,他们接到报警称,宁德高速福安往宁德方向吴楼隧道出口下坡处发生交通事故,并有多人被困。接到报警后,宁德市消防支队先后调派4辆消防车,26名官兵赶赴现场救援。  当消防官兵赶到现场时发现,有4辆车连环相撞,其中一辆面包车及一辆小轿车被两辆大挂车夹在中间,并有4人被困在车内,经现场医生确诊其中3人已无生命迹象。  在车祸现场,由于面包车被紧紧夹在两辆大挂车中间,车身已经严重变形,救援空间非常狭小。当吊车将后方挂车车头吊起至半空后,消防官兵发现被困伤者的脚被座椅紧紧压住无法动弹,消防官兵利用破拆工具将面包车的车门、车窗、座椅等阻碍救援的阻拦物一一拆除。10点50分,消防官兵将全部被困人员成功救出并送往医院救治。  此次事故造成3人死亡1人受伤。目前,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之中。

新华网北京12月26日电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十九次委员长会议26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张德江委员长主持。  会议听取了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乔晓阳作的关于反恐怖主义法草案三次审议稿修改意见的汇报,关于反家庭暴力法草案二次审议稿修改意见的汇报,关于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法草案二次审议稿修改意见的汇报,关于修改教育法、高等教育法、民办教育促进法的决定草案修改意见的汇报,关于慈善法草案二次审议稿审议意见的报告,关于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草案审议结果的报告,对关于授权国务院在北京市大兴区等232个试点县(市、区)、天津市蓟县等59个试点县(市、区)行政区域分别暂时调整实施有关法律规定的决定草案审议结果的报告,对关于授权国务院在实施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中调整适用证券法有关规定的决定草案审议结果的报告,对关于授权国务院继续在广东省暂时调整部分法律规定的行政审批的决定草案审议结果的报告。  会议听取了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作的关于中国和伊朗关于移管被判刑人的条约、中国和白俄罗斯友好合作条约审议情况及决定草案代拟稿的汇报。  会议听取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兼秘书长王晨作的关于召开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的决定草案审议情况的汇报,关于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法律委员会、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华侨委员会、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提出的代表议案审议结果报告审议情况的汇报,关于个别代表的代表资格的报告和任免案审议情况的汇报等。  委员长会议要求,根据常委会会议的审议意见,对有关议案和草案作进一步审议修改后,提交第六十次委员长会议决定是否交付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闭幕会表决。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建国、王胜俊、陈昌智、严隽琪、沈跃跃、吉炳轩、张平、向巴平措、艾力更·依明巴海、万鄂湘、张宝文、陈竺出席会议。责任编辑:

分类:体育

时间:2016-01-22 03: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