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张家口官员:草原天路收费合规 省政府很支持

新京报讯 (记者郭超 吴为)对于张北县“草原天路”收费一事,河北省物价局首次向媒体表态,称河北省向张北县下放部分行政权限,张北县有权制定草原天路的门票价格。  张家口称省政府对收费很支持  河北省张家口市张北县草原天路5月1日起开始收门票,昨天,张家口市有关部门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对于草原天路收费,河北省和张家口市两级政府都很支持,态度也很明确。  根据《河北省风景名胜区条例》第35条规定:“风景名胜区门票价格由省人民政府价格主管部门会同财政、住房和城乡建设等有关部门制定。”那么,作为张家口市批准的市一级风景名胜区,张北草原天路的门票定价权为什么会在张北县呢?  昨天,河北省物价局经营收费管理处副处长刘志国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河北省价格部门实行的是定价目录管理的方式,河北省的定价目录是经过省政府审核批准, 并报国家发改委审定同意的。“依据河北省的定价目录管理,在旅游这一块,除了省里面管的景区外,其他的景区就授权设区市、直管县、扩权县等来制定。”刘志 国说,河北省下放了一部分行政权力到县一级政府,这样的县就是扩权县。张北是省的扩权县,有权制定草原天路风景名胜区的门票价格。同时,刘志国表示,要定 价就须经过成本审核、价格听证等规定的环节,而这些环节均可由有定价权的政府来主持召开。因此,他表示,张北县召开的草原天路价格听证会也不违规。  张北县承认收费存不规范问题  张北县物价局负责人昨天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河北省政府定价的公布目录里面没有这个(风景名胜区)科目,只有景区这个科目类似,所以张北县财政局 只能参照景区这个科目来进行。“同时这件事我们咨询过省物价局,主管领导说,‘风景名胜区就是景区’。所以我们就这样过渡过来了。”上述负责人在接受媒体 采访时说,此前张家口市政府已经批复了天路为市级风景名胜区。  新京报记者前日到草原天路实地探访时发现,一张50元的门票上写着“环境 资源维护费”,对此,张北县物价局负责人说,物价部门批复的是门票。“不知道他们是出于什么考虑,我们批复的就是叫门票。估计是刚开始收费可能还存在不规 范的问题。不合适的我们再整改完善。”张北县物价局局长王葆在接受“国际在线”采访时表示。  ■ 解读  扩权县不是天路收费通行证  对于张北县是否有权给草原天路制定价格,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院长李国平表示,从目前我国的《公路法》以及《风景名胜区条例》等上位法来看,张北县根本无权给“草原天路”制定门票价格,即使张北县是河北省的扩权县,但所扩大的部分行政权限也不是无范围适用的。  根据河北省政府关于扩大部分县(市)管理权限的意见 冀政[2005]8号文件,张北县是河北省第一批扩大权限的县。文件中也明确说明,“对扩权县(市)赋予与设区市相同的部分经济和社会管理权限。”也就是说,张北县在部分行政事务上具有与张家口市相同的权限。  但根据我国《风景名胜区条例》以及《河北省风景名胜区条例》,张家口市也无权对风景名胜区制定价格。  李国平认为,张北县是比较早一批成为河北省扩权县的。扩权县其实是根据地方经济和城市化进程需求进行的一种探索,扩大县一级地方政府的部分行政权限。他 表示,扩权县享有的扩大权限也是有边界的,如定价权是部分下放的,不是说没有范围的随便适用。“不管是不是扩权县,就算是具有省一级行政权限的,也不能这 么做。”  李国平说,“草原天路”从建设之初,其性质就是一条通行公路,由地方财政出资建设,作用是为沿线的居民带来交通便利。“这条路 跟景区里的路还不一样,景区的路是先有景区,为了游客通行才有了路,而这条路则相反。”他说,如果是路,那只能是按照公路的性质依法收通行费,根据我国的 《公路法》,目前这种设卡收费行为实际就是在非法占用公路资源。责任编辑:

原标题:中日双边会谈日方代表提前入场  记者 郭媛丹  6月4日下午,按照计划,中日双方在新加坡的香格里拉酒店举行双边会见,但出人意料的是,在中方代表入场前,日方三名人员就进入了会议室,等待中方代表。  按照日程安排6月4日下午2:50分,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孙建国在新加坡会见日本防卫审议官三村亨。  在此前进行的双边会见中,中方作为主宾都会提前入场,然后另一方入场。但当挤成堆的日本记者欢迎日方代表时,会议室里的中方代表成员还未抵达。  这不是符合常规的事情。日方记者对此进行询问,一位中方人士回应说,因为有部长级午餐中方代表团刚刚返回。在得知日方代表已经进入会场时,孙建国边走边说,“既来之则安之。”  这样的情形造成事实上日方代表在等候中方代表抵达。随后,双方站在会议室门口处握手让记者拍照摄影。  来源:环球时报责任编辑:

原标题:河北一科员私吞900万养老金 亏空要248名参保人补齐  河北省承德市个体户李桂霞的养老金,在2016年1月中旬突然被停发了。  河北承德市社会保险局(以下简称“承德市社保局”)随后告诉她,市社保局科员白雪杉(男,42岁)利用养老保险系统漏洞,将部分养老保险金据为己有。而白雪杉造成的亏空,需要由这些参保人员自己来补齐。  李桂霞今年57岁,自2014年10月中旬开始领取养老金。一年多来,她的养老金已从每月600多元涨到了900多元。接到要“补缴”的通知后,她呆住了。  白雪杉犯诈骗罪一案一审刑事判决书指出,2010年至2013年间,承德市社保局综合科科员白雪杉多次虚构他人已在丰宁县(承德下辖县)社保局投保的事实,并将他人虚假的养老保险转移单转入承德市社保局养老保险系统,为他人办理养老保险续接手续,一共诈骗248人,诈骗金额达9008417元。  李桂霞说,她在2010年通过白雪杉一次性补缴了15年养老保险,当时并没有发现问题,“不但入了保、发了养老保险手册,社保系统也能查到养老保险账户。”  据前述判决书显示,到了2013年,承德市社保局工作人员在办理相关人员退休审批的过程中,发现承德市养老保险金存在亏空,之后查出亏空部分被白雪杉据为己有。案发后,白雪杉退回给承德市社保局800多万元,但仍有不足。  承德市社保局认为李桂霞等人将钱直接交给了白雪杉,没有通过正常途径缴纳养老保险。于是,承德市社保局要求李桂霞等248名参保人自己补齐这部分亏空,否则不再计发养老保险金。  北京知名律师谢通祥表示,一部分个体户在承德市社保局直接将钱交给了社保局工作人员白雪杉,且已录入社保部门养老保险系统并发放真实养老保险手册和个人养老保险账户对账单的,应该认定为参保人已经缴纳了养老保险,不应该要求其继续补缴,社保局不能把内部管理漏洞和管理不力的责任转嫁给普通老百姓。  据澎湃责任编辑:

原标题:华航空姐罢工引连锁效应 工会3000人7月1日将“请假”  中新网6月28日电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台湾华航公司企业工会提出8项诉求替会员争权益,经过三场马拉松协商,昨天(27日)下午谈判破裂,工会发出通知要会员7月1日“依法请假”。工会预估最多会有3000人“请假”;华航子公司华信航空工会也喊出要求劳资协商,否则申请劳资调解、走上罢工程序。  华航企业工会提出8项诉求,包括:全体员工交通时间并入工时计算、空勤差旅费一律调升至每小时5美元、地勤津贴调整至15000元(新台币,下同)、法定假日上班给付双倍工资等,盼华航能公平对待整体员工。    华航员工在协调中泣诉,何暖轩答应空服员7个诉求,撕裂华航内部同事感情,让不同单位人员有差别待遇,甚至企业工会的人,在脸书中被霸凌为“奴工”,诬指与企业主站在同一方。华航空服员罢工,第一线地勤人员面对旅客的责骂,受了很多委屈。    何暖轩说谈判不是“是非题”,没办法立刻说“Yes or No”,需要更多时间精算成本与影响,要工会给两周思考时间,引发工会干部拍桌大骂。华航企业工会理事长葛作亮当场宣布协商破裂,发动工会7月1日以特休假、病假、事假等方式合法休假。  何暖轩昨天步出协商会议室时脸色凝重,他说,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8个诉求,需要时间“做点功课”,才能进一步讨论。对于工会喊出要“依法请假”,何暖轩说,“公司是大家的,尊重大家依法请假。”    华航表示,请假规定都依“劳基法”办理,未经准假不来上班者将视为旷职,旷职3天可解雇。  华航企业工会成员约1万人,成员涵盖总公司各单位、航务处、训练中心、空服处、修护工厂等单位,如果工会成员在7月1日集体“依法请假”,不仅华航的班机无法飞航,连带代理地勤业务的20家航空公司班机也会受影响,将瘫痪桃园机场超过一半的航班。责任编辑:

原标题:中纪委连续放出追逃狠话 贪官外逃有啥新特点?  中新网北京7月5日电(张尼) 近期,中国的海外追逃行动屡获捷报,最近一个月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也连发5篇文章谈反腐国际追赃追逃工作。这些文章揭露了一些问题官员为了外逃挖空心思,强调要坚持追逃、防逃两手抓,国外要“织网”,国内要“筑坝”。      “有的腐败分子先做‘裸官’,把家属子女和财产转移到国外,一有风吹草动,就脚底抹油、逃之夭夭。”6月5日,中纪委网站刊发的文章指出,有的腐败分子一边大搞贪污贿赂,一边筹划着外逃。  “腐败分子想要外逃,不可能悄无声息,没有任何动静。”本月3日,中纪委网站再次刊文指,干部外逃前,其拥有的身份证护照情况、出入境次数、家属亲人的工作和生活状况、家庭财产变动等都会有征兆。  文章强调,要定期开展“裸官”清理,做好对党员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情况的抽查核实。各部门不能各自为战,要协调配合,加强分析研判,发现干部可能外逃的蛛丝马迹,及时启动防范措施。    除了转移家属、财产,不少外逃官员在身份隐蔽上也下足功夫。中纪委网站的文章中披露,有的外逃官员“神通广大”,有多个名字和多张身份证,办了多本护照、港澳通行证,跑出去神不知鬼不觉,像从人间蒸发了。  “过去追逃追赃工作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底数不清。”文章强调,开展国际追逃追赃,对象在国外,基础在国内,首先在摸清底数。只有把数字搞准确,把工作做扎实,追逃追赃才会有底气、更硬气。    与过去出逃仓促、资金少、“耗不了多长时间”的外逃官员相比,现在一些腐败分子反在国外过起了挥霍无度的舒服日子。  中纪委网站的文章披露,有外逃官员逃到国外后开豪车、住豪宅,挥金如土、纸醉金迷,过起奢靡生活,一些富人区成了他们的聚居区。  文章强调,对重点对象要及时采取监控措施,让企图外逃分子“触网”回头。要加强反洗钱工作,切断非法资金的外流渠道,冻结腐败分子在国内的动产不动产,断了财源,堵住赃款外流渠道。    除了生活奢靡,不少外逃官员跑出去还不甘寂寞,在政治上“动起脑筋”。有的跑出去当上侨领,掺和当地政治,有人外逃后,摇身一变,“衣锦还乡”,以外商身份回国搞投资,影响十分恶劣。  “有的拿着贪污受贿来的不义之财,在国外开公司做生意,甚至当上侨领,成了公众人物,组织上却从不掌握。党的观念淡漠、组织涣散、纪律松弛到了何种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文章指出,党员干部携款外逃,就是叛党叛国,严重损害党和国家形象。腐败分子偷走了国家和人民的钱财,人民群众痛恨至极。不将他们缉拿归案、绳之以法,党纪国法不容,党和人民决不答应。      腐败分子在境外挥霍无度,躲过“风声”就能高枕无忧了么?答案是不可能!  中纪委网站6月5日刊发的文章强调,追逃追赃要算经济账,更要算政治账。  “即使带出去的赃款糟蹋得差不多了,也得把人弄回来,依照党纪国法给予严惩,给人民群众一个交代。”文章称,要用有力的行动证明,海外不是法外,外逃不是出路,外国决不是腐败分子的“避罪天堂”,不可能一跑了之、一了百了。  “不管腐败分子跑到哪里,跑出去多久,都要一追到底。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一定将其追回来绳之以法,5年、10年、20年都要追,尚有一人在逃,追逃追赃就决不停止。”文章强调。    除了要对腐败分子算政治账,党委、纪委也要对贪官外逃负责。  “人跑了、账款转移了,党委、纪委及相关部门都有责任。”中纪委网站的文章强调,发现有严重违纪情节的干部企图外逃要立即报告、迅速处置,该采取措施的就要及时采取措施,该执纪审查的就要尽快审查。如果能发现的问题却没有发现,发现了问题不报告或采取措施不及时,都是失职失责,必须依规依纪严肃追究责任。    对于早前国际上有人用“双重标准”对待中国反腐问题,中纪委也坚决说了不!  文章强调,过去,在国际上有人总想用反腐败问题来拿捏中国,采取“双重标准”,一方面拿外逃腐败分子做文章,给所谓的“制度污点”找证据,乘机对中国搞抹黑攻击;另一方面又以法律和人权等为借口,客观上为腐败分子提供庇护所,对他们带去的黑金来者不拒。  “必须打破这种‘双重标准’!反腐败是政治,但不能政治化。”文章强调,加强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要进行坚决的外交和舆论交锋。      2013年以来,随着中国反腐风暴的不断升级,境外追逃追赃渐渐成为中国反腐的“第二战场”。2014年,中国开展“猎狐”行动,此后2015年4月,又启动“天网”行动,一个由中组部、最高检、公安部、央行等多部门共同编织的追逃大网迅速展开。  根据官方发布的数据,2014年以来,中国加大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力度,开展专项行动,截至2016年4月底,已从70余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人员1657人,追回赃款62.9亿元人民币。  2015年4月22日,中国向全世界公布了一份红色通缉令,对100名外逃的国家工作人员、重要腐败案件涉案人等公开曝光,展开全球通缉。  自从2015年4月戴学民第一个落网之后,每月都有“红通”人员归案。其中,2015年7月就有4人归案。  2016年6月22日,“红通人员”第36号唐东玫从澳大利亚回国,投案自首。至此,“百名红通人员”已有30人到案。  这30人中劝返15人,缉捕11人,遣返2人,死亡2人。(完)责任编辑:

分类:科技

时间:2016-03-02 07:0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