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新一轮社保降费潮:13省市首次下调养老保险费率

原标题:新一轮社保降费潮: 13省市首次下调养老保险费率  记者 张梦洁  导读  这一轮社保降费最突出的特征是阶段性降费,除上海、山东外,其余13省均规定降费期暂按两年执行;且此次社保降费首次触及了社会呼声最高的养老保险,同时在医保、失业、工伤等险种上也有不同程度的下调。  5月起,地方集中开启新一轮社保降费。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全国包括山西、江西、河南、重庆、四川、天津、陕西、湖北、青海、新疆、广西、安徽、北京等13省市,加之稍早前的上海、山东,先后已有15省市降低了社保费率;这其中,除陕西、青海外,其余13地更是首次下调了养老保险费率。  而与今年3月那一波地方自选降费动作不同的是,这一轮社保降费最突出的特征是阶段性降费,除上海、山东外,其余13省市均规定降费期暂按两年执行;且此次社保降费首次触及了社会呼声最高的养老保险,同时在医保、失业、工伤等险种上也有不同程度的下调。    自去年国务院先后下调失业、工伤、生育三类共计1.75个百分点的费率后,我国社会五险占工资的比重降至39.25%。其中,养老保险为28%(单位20%、个人8%)、医保为8%(单位6%、个人2%)、失业险降至2%、工伤和生育险则全部由单位承担,分别为0.75%、0.5%。  但是,社保中占比最高的养老保险一直未作出调整。直到今年4月13日的国务院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决定阶段性降低企业社保缴费费率和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拉开了地方下调企业养老保险费率的序幕。  根据上述会议规定,从今年5月1日起两年内,对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超过20%的省份,将缴费比例降至20%;单位缴费比例为20%且2015年底基金累计结余可支付月数超过9个月的省份,可以阶段性降低至19%。  按照要求,全国一共有21省市符合企业养老保险降费的条件,其中20省市养老保险费率可从20%降至19%,上海则是要从21%降至20%。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梳理,在过去的一个月中,这些符合降费要求的省份中,已有山西、江西、河南、重庆、四川、天津、湖北、安徽、北京、广西、新疆等11省市,明确企业缴纳的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缴费比例由20%降至19%,且降费期均暂按2016年5月1日-2018年4月30日执行。  其中,与其他下调1个百分点的地区相比,广西养老保险下调的幅度可谓最明显。根据要求,广西29 家重点产业园区内的企业,养老保险单位费率直接从20%降至14%;对29 家重点产业园区外的84 家其他产业园区内参保企业,费率由20%降低至16%。  而上海则是对当地养老保险最早、且是永久性地做出了调整。其规定,从今年1月1日起,上海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由原来的21%调整为20%,个人缴费比例不作调整。  覆盖人数最多、占比最高的养老保险,在全国多地首次下调费率,产生的最大影响,就是为企业减负。  据人社部测算,如果所有政策都落实到位,符合条件的地区全部能够按照规定来降费率的话,大概每年可以降低企业成本386亿元。比如湖北的测算显示,养老保险临时性、阶段性降费,两年全省企业可减少支出42.58亿元。  失业、医保等险种下调  而除了首次触及养老保险费率外,地方对其他险种也做出了调整。  由于我国失业保险是由企业和个人共同承担,因此按国务院统一要求,从今年5月1日起两年内,失业保险总费率由现行的2%阶段性降至1%-1.5%,其中个人费率不超过0.5%。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除陕西、青海两省将失业保险费率下调了1个百分点,上述11省市在对养老保险做出调整之际,也同时下调了失业保险费率,但下调幅度、倾斜程度也不一。  其中,河南、重庆、天津、湖北、广西等地,均下调了个人失业保险缴费比例,这意味着,个人参保者缴费负担有望减轻。以湖北为例,其将失业保险总费率由2%降至1%,其中,单位费率由1.5%降至0.7%,个人费率由0.5%降至0.3%。初步测算,降费率两年,全省可再为用人单位减轻负担20.9亿元以上,增加职工个人收入总计3.7亿元以上。  而在北京、安徽、江西、青海等地,失业保险的调整向企业倾斜,个人费率不受影响。以安徽为例,其失业保险总费率由现行的2%降至1.5%,其中单位费率由1.5%降至1%,个人费率0.5%维持不变。  此外,除了养老、失业这两项标准动作外,部分地方还对医保、生育、工伤等险种相应做了调整。比如,重庆将企业缴纳的城镇职工医保费率,从8%降至7.5%;广西则明确企业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的下限为5%,企业可结合自身的经济效益状况确定执行缴存比例。    阶段性降低社保费,会否随之减少个人待遇备受关注。  在各地下发的社保费率调整文件中,均特别强调了一条,“阶段性降低有关社会保险费率期间,参保人员的各项社会保险待遇不受影响,要确保按时足额支付。”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齐传钧解释,企业缴纳的养老保险是计入统筹账户,未来个人领取养老金时,统筹账户采取的是缴费基数乘缴费年限的计算方法,因此企业缴纳费率下降,并不会影响个人待遇。  以北京为例,据北京市社保中心负责人介绍,虽然降低了三项社保费率,但目前北京各项社保基金平稳运行,尤其是养老金结余水平远高于全国规定,且此次是阶段性降费,所以会确保各项社保待遇标准不降低和待遇按时足额发放。  而且,按照可降费的前提条件之一,单位缴费比例为20%且2015年底基金累计结余可支付月数超过9个月的省份,此次才可以下调养老保险费率。  值得注意的是,并不在此次阶段性降费范围之内的山东,日前也明确降低养老、医保等费率。其规定,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高于18%的市,应逐步降至18%;2016-2018年,将建筑企业养老保障金提取比例由2.6%下调为1.3%。  这会否对当地社保基金可持续发展造成影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山东同时也未雨绸缪,“因单位缴费比例调整形成的基金收支缺口,通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省级调剂金给予适当补助。”责任编辑:

原标题:蔡英文就职彩排现社运标语 学者痛批狂妄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民进党主席蔡英文20日将就职台湾地区领导人,18日的彩排活动中竟出现“明天拆政府”、“我是人、我反核”等社运抗议标语。此事引发多位台湾社运人士质疑,“谁出主意提供抗议牌和布条旗子?谁把人民愤怒挪移成嘉年华游行?”  曾任民进党文宣部主委的台湾政大教授陈芳明批评,民进党变得狂妄了,“不要被胜利冲昏了头”,呼吁在一切还来得及之前,取消这种演出。  陈芳明说,“要孩子,不要核子”,“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把这些口号当作庆典那样公开演出,太超过。台湾社会运动从来不是任何政党的附庸,民进党应该尊重他们的中立立场,应该尊敬他们的独立性格。  陈芳明认为,在朝向更为民主、更为公平的台湾未来,社会运动是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在举行就职大典之际,民进党更应该保持清醒的思考,不能这样收割社运的果实。  他说,尤其大埔事件到今天还悬而未决,核能政策也仍然混沌未明,现在率而拿来当做庆典的一部分,显然是被胜利冲昏了头。台湾“公民运动”确实加速了国民党的失败,却从来不是站在民进党的立场。“在一切还来得及之前,请取消这种演出吧”。(来源:中国台湾网 高旭)责任编辑:

原标题:中国药品审批“大塞车”  记者 张舒  提起我国药品审批上市制度,出现在人们脑海中的第一个字便是“慢”。审批进度“慢”、效率低,致使我国许多新药被堵在审批路上,备受业界诟病。中国式药品审批已经成了中国医药发展的最大绊脚石。  “抗癌新药要去美国、印度才能买到,这在中国已不再是什么新鲜事。”总部位于瑞士的制药公司诺华CEO江慕忠曾笑叹,而这一现象正折射出中国药品审评慢、积压多、审批难的痼疾。“可谓一药功成万骨枯。”  药品审批是全球各国普遍实行的药物监督管理制度,在中国由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以下简称“食药监总局”)负责。  但因为审批时间长、程序冗杂,我国药品审批制度一直备受诟病。    2015年年8月18日,国务院正式发布《关于改革药品医疗器械审评审批制度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意见》发布当天,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吴浈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表示,目前中国药品审评积压仍旧严重,待评审药品达21000件,尽管国家已经提高了药品标准和质量认证水平,但“药品标准不够高,管理方式比较落后,审评审批体制不顺,机制不合理”等问题依然突出。  “以目前的审评速度,中国患者要吃上已经研发好的药,光拿批准文号我们等过16年。”这段经历始终是程增江心头的阴霾,“实在太慢了!”  程增江是一家药品研发机构的负责人。而像这样对中国新药审批慢的不满情绪,在药品行业早已成为一个公开的话题。  在中国,新药审批主要分为两个流程,即新药临床试验审批和新药生产审批。  根据食药监总局公开的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1.1类新药、3.1类新药及6类新药的平均审评时间为42个月、42个月和25个月,申报临床的平均审评时间为14个月、28个月和28个月。  相同情况下,2003年至2013年间,美国、欧盟、日本新药申报生产获批时间依次为304天、459天和487天。  为改变审批速度难题,2007年,食药监总局发布《药品注册管理办法》,对每个审批环节的时限作出规定,其中,新药临床试验审批的时间不得超过90天,新药生产审批需要150天的技术审评。  “但在实际操作中,被拖个几年再正常不过。”程增江介绍称,因为审批时限是从开始处理材料起算,“但是什么时候处理材料,就要看食药监局的安排了。”  而拿到新药临床试验批文,对于药企来说,也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新药生产审批的批文耗时会更久。”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院士、上海市科协主席陈凯先对此直言,“我们现在一个药要上临床,实验室做完后,要拿到医院去使用、评价,从一期到三期临床,这个过程每期都要审批一次。”  与此同时,在他面前,每天都有大量恶性肿瘤病人死亡,但或许能够挽回他们生命的新药却还在审批的路上。  “美国前几年有一个治疗黑色素瘤的药物,只用了三个半月就审批完成,而这在国内目前还无法实现。”陈凯先对此始终无法释怀,“我们从2005年开始做的动物实验,到现在还在二期临床阶段。”而在他的预计里,这一新药至少要在2017年底才能投入应用。  这期间是漫长的12年。    在药品审批中,除新药外、仿制药占据了中国大部分市场。  “现在我们手上在审的21000个品种,90%是化药仿制药,其中有8个品种,100多家企业在同时申报。”提及药品审评积压的现状,吴浈报出了一系列数字。“审评积压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国仿制药标准不高,且企业重复申报现象严重。”  长期以来,由于中国自主研发药品能力弱,国内药企只能仿制其他国家已经过了专利保护期的专利药,生产替代药品。  但根据中国推行已久的仿制药质量标准,仿制药只需和原研药在活性成分、外观、形状上一致,对于给药途径、剂量、使用条件和临床效果的要求则不明确。  “如果找不到原研药,药企可以国内已经上市的其他仿制药作为仿制对象。”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王晨光曾对媒体表示,“低标准”直接导致了药品质量差,药企进入门槛低等问题。  2007年,食药监总局公布新版《药品注册管理办法》,要求仿制药与被仿制药具有相同的活性成份、给药途径、剂型、规格和相同的治疗作用。  该项标准提高了仿制药的仿制标准,但未言明仿制药的仿制对象是否必须是原研药,且仍规定“对已上市药品改变剂型、改变给药途径、增加新适应症的药品注册按照新药申请的程序申报”。  “改变给药途径、改变剂型按理说不算新药,但按照新药的程序申报,占用了药品评审中心大量的人力、物力。”王晨光表示。  其后,对于2007年《药品注册管理办法》实施前的仿制药,食药监总局已于2012年启动“质量一致性评价”,但关于“一致性”的争议一直存在。  王晨光对此解释道,质量一致性评价启动到现在,进展非常缓慢,一个重要原因是很多仿制药根本“找不到原研药”。  “这些药品之前的仿制对象可能是其他仿制药,国家没有法定的原研药或参比药品目录。”王晨光坦言,“很多药企也不知道谁是原研药。”    而这一弊病则是审评标准的不透明。  “标准的不透明,也是企业重复申报的一个原因。”南通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缪宝迎称,“因为不知道标准,一些存在明显缺陷的申报材料也在排队。但其实这些材料,应该早在前期的审核中就被过滤掉。”  审评标准摸不着头绪,企业和审评中心之间的沟通模式,就启动了“非正式”模式。为了打探审评尺度,企业想出各种办法,甚至派人“守候”在位于北京玉渊潭南路的审评中心。  其实,关于审评标准公开的重要性,食药监部门也并非不知。  早在2007年,新版药品注册管理办法的发布会上,食药监总局发言人就曾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表示,对于公开,专门有几个条款做了规定,要公开审评事项、公开审评标准、公开审评过程和进度、公开审评结果。  然而,近7年过去了,目前食药总局官网对审评标准的公开依旧非常有限。有一段时间在其网站曾经公开排队,也不知何故后来未再更新。  “食药总局不公开审评标准,也是为了他们有一些回旋空间。”  “有时候他们也很为难”,在朱讯曾参与的一个药品评审中,因为药企花了大力气公关,评审部门没办法,“只好找专家来否定”。  对此,程增江介绍道,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专门设有一个橙皮书,即仿制药目录,“某个药可以参照谁仿,什么标准,规则非常透明。”  “即便我们做不到建立橙皮书制度,也要对哪些品种不批准仿制及时公示。”程增江建议称,一个仿制药的投入,至少也在上百万,“有了公示,企业就不会无谓投入了。”    “审批制度改革喊了很多年,但看起来人依旧是难点”。针对我国药品审批制度未来发展方向,药品评审委员会专家朱讯说到。  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国的药品入市审批之责,由食药监总局承担,但具体审批工作则落在药品审评中心身上。  “而这个食药监总局直属的事业部门,在方案上的编制人数是120人。”朱迅表示,“但事实上长期以来只批了50个,最近中编办才把另外70个编制补上。”  而这120人中,还包括若干行政性岗位,“真正进行审评的业务人员,只有70人左右”。朱迅直言。  与此相对,作为美国药物审评研究中心最大的审评中心,生物制品审评研究中心(CBER)拥有约2000位具有专业背景和经验的工作人员,其下设的新药审评办公室亦是CDER的重点办公室,有6个办公室负责对不同类别的新药进行审评。  来源:法治周末责任编辑:

原标题:北京警方9个月拦截电信诈骗款10亿元 首批返还被害民众上亿元  中新社北京5月18日电 (记者 于立霄)北京警方严打电信网络诈骗犯罪,9个月拦截诈骗资金10亿元(人民币,下同)。警方18日披露,10亿元拦截资金将分期分批返还被骗民众,第一批确定返还资金上亿元,涉及数百名受害者,遍布全国各地。  18日,北京警方举行打击电信诈骗犯罪拦截资金返还仪式,15名来自全国各地的被骗民众代表现场收到被骗资金580余万元。  记者从现场了解到,2015年,全国各地发生电信诈骗案59万余起,被骗走222亿元,其中有100多亿元诈骗赃款被卷入台湾。台湾电信诈骗犯罪集团在世界各地设立了数百个诈骗话务窝点,以冒充大陆公检法机关等方式,专门针对大陆民众实施诈骗。  今年以来,大陆公安机关通过国际警务合作渠道,先后捣毁肯尼亚、马来西亚等多处境外电信诈骗窝点,并押解174名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回国接受处理。日前,自肯尼亚带回的76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但这些诈骗窝点所骗得的绝大部分赃款均已流入台湾岛内,至今未能追回。  近期,大陆公安机关分别在北京和珠海与台湾执法部门进行了两轮会谈,敦促台湾执法部门加大追赃返赃力度。台方已承诺积极追赃,返还大陆受骗民众。  为快速拦截大陆民众被骗资金,中国公安部授权北京市公安局成立打击防范电信网络新型犯罪查控中心。该中心与全国各金融机构建立了快速查询、止付、拦截通道,为全国打击防范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提供资金流查控等服务。  从2015年11月至今年4月底,查控中心共关停涉案电话号码15万余个,处理伪基站假链接1万余个,拦截涉案账户35余万个,有效遏制了各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高发态势。(完)责任编辑:

参考消息网5月22日报道 澳媒称,中国人突然之间就抛弃了悉尼房地产市场,接下来将会是墨尔本和其他城市的房地产市场,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澳大利亚《澳大利亚人报》网站5月16日刊文称,答案很简单:中国目前正在经历一场全面变革,而我们却在以前所未有的频率连续打击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我们最好未雨绸缪,准备面对惹恼中国人的后果。  文章称,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澳大利亚经济中发展最快的产业是什么显而易见,但却为我们的政客们所忽视,他们没有计划面对2016到2017年的全新世界。  悉尼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哈里·特里古波夫上周宣布,悉尼住房市场的中国和其他外国买家数量锐减了50%。  中国人购买住宅,是采矿业投资急剧下降的澳大利亚避免陷入衰退的最大因素之一。  文章称,如果当前澳大利亚住房市场中国买家的数量继续大幅下降,同时又缺乏其他抵消这一负面影响的因素,澳大利亚很可能会陷入衰退。尽管澳大利亚银行机构的盈利不会受到冲击,但也会受到影响。  我们需要了解,中国正在收紧限制国人把钱带出中国。不过尽管如此,正常情况下中国公民可以把一所住宅10%的房款带出国。这意味着他们已经有了购买“楼花”(期房)所需的押金,到房产交割时他们通常能再把20%的房款带出中国,如此当该住宅完工时他们就有了30%的房款。  以前他们可以在中国以外获得余下70%的房款,但如今这条路更难走了。  文章称,随着中国人的资金压力趋紧,在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的呼吁下,澳几家大银行相继调低贷款额度,从房产评估价的70%降到60%,并且宣布,它们将不再承认海外的个体经营收入证明。  中国人一直是信誉良好的借款人,但是我们的银行贷款单上设计的问题无法对应他们的赚钱方式,因此在过去,许多银行信贷部门负责人鼓励中国人在回答有关收入来源的问题时,提供半真半假的信息。  现在一些银行却在大声宣布,他们已经发现这些“半真半假”的信息。然而真相是这种操作方式早已人所皆知,而几乎所有正在接受调查的贷款都在按时还款。  我们不仅采用贷款额度不超过房产评估价60%的政策,而且在墨尔本等市场,“二手”住宅的评估价要大大低于“新”住宅的评估价。  银行在做房产评估时也套用更低的标准。因此,如今银行贷款通常只占房产交易价格的一小部分。  文章称,中国人能够提前发现问题,所以购买澳大利亚房产的人数大幅下降。  此外其他一系列让中国人不悦的事件让情况变得更糟。其中包括拒绝中国人收购基德曼公司,以及中国奥克斯集团因澳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迟迟不批准而放弃投资澳大利亚第二大私立医院经营公司Healthscope。另外还有南中国海问题。  文章称,中国对澳大利亚经济的促进不仅仅通过住宅销售,还通过教育产业和旅游业,而教育产业和旅游业又与住宅购买紧密联系。目前教育产业和旅游业发展势头正猛,但如果情况发生变化,我们将迎来十分艰难的日子。  看看我们一些大城市的近郊,许多起吊设备正在为中国人建造住宅,他们支付了10%的押金,其余款项将在房产交割时支付。他们被给予各种口头承诺,但是没有可让当地银行提供贷款的具有法律约束作用的合同。  如今,考虑到中国的外汇管制趋紧,我们事实上已经阻断了他们完成交易的道路。哈里·特里古波夫宣布,他已经偿还了所有债务,所以我猜测他会为中国人购买的大量“楼花”融资。但其他开发商可能就没有能力帮助中国人完成交易了。  因此,中国人的住宅交易有大面积违约的风险。如果这种情况发生,房地产开发商只能去撞墙。他们建楼成本的50%来自银行,其余资金来自二次抵押出借人——其中一些人用的也是银行贷款。  文章称,如今的风险是,在未来大约18个月内,澳大利亚部分建筑公司将陷入破产。人们会把指责的矛头对准审慎监管局和银行,因为它们一边支持本土房地产开发商,一边却把开发商的顾客拒之门外。这些是我们银行犯下的低级错误。(编译/郭骏)责任编辑:

分类:科技

时间:2016-11-09 09: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