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湖北黄石副市长刘圣华被开除党籍

原标题:黄石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刘圣华被开除党籍  【黄石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刘圣华被开除党籍】  据湖北省纪委消息:近期,经湖北省委同意,湖北省纪委对黄石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刘圣华的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经查,刘圣华违反组织纪律,利用职务便利在干部选拔任用中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违反廉洁纪律,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违反国家法律规定,利用职务便利在企业生产经营等事项上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其中,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利收受财物的行为涉嫌犯罪。  刘圣华身为党员领导干部,理想信念丧失,严重违反党的纪律,且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性质恶劣,情节严重。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 关规定,经湖北省纪委常委会议审议并报湖北省委批准,决定给予刘圣华开除党籍处分;由湖北省监察厅报请湖北省政府批准给予其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 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湖北省纪委)责任编辑:

原标题:河南宁陵政协官员饮酒致人死亡 多人受处分  中新网商丘5月6日电(记者 周小云)6日晚间,河南省商丘市纪委官方微信“清风商丘”对外发布,宁陵县委副书记、县政协主席、党组书记张彦彪等人因违纪问题受到党政纪处分。  通报称,近期,商丘市纪委对张彦彪等人的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调查。  经查,宁陵县政协提案法制委副主任张辉、宁陵县纪委派驻县政协机关纪检组组长李亚锋工作日午间与他人饮酒并致人死亡问题发生后,宁陵县委副书记、县政协主席、党组书记张彦彪未如实向宁陵县委报告,也未安排对张辉、李亚锋的严重违纪问题进行调查处理,履行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不力,构成违反组织纪律、工作纪律错误;王伟作为宁陵县政协分管党风廉政建设工作的副主席、党组副书记,对张辉、李亚峰的严重违纪问题未安排进行调查,也未向县政协党组提出调查处理的建议,履行党风廉政建设监督责任不力,构成违反工作纪律错误。  2016年5月4日,经商丘市纪委常委会研究,决定给予张彦彪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王伟党内警告处分;建议宁陵县纪委、县政协依据相关规定分别给予张辉党内严重警告、行政撤职处分,给予李亚峰撤销党内职务、行政降级处分并调离纪检监察系统。(完)责任编辑:

原标题:统计局发布去年工资数据:金融业依然最有钱 采矿业日子最难熬  个人的收入水平,在很大程度上跟所在行业息息相关。  国家统计局在13日晒出的2015年城镇就业人员平均工资显示,金融业依然是收入最高的行业,而受产能过剩影响,采矿业平均工资同比下降3.7%,为多年来首次出现工资负增长的行业门类。    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平均工资为62029元,同比名义增长10.1%,增幅比上年提高0.6个百分点。  国家统计局人口和就业统计司司长冯乃林分析,在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平均工资仍然保持较快增长,主要受工资政策和宏观经济总体稳定两个因素的影响。  这其中,2015年,全国范围内将机关事业单位纳入养老保险制度,个人缴纳的有关费用作为税前工资组成部分纳入了工资统计。在同时进行的机关事业单位工资结构调整中,养老保险和工资调整部分从2014年10月1日起补发,并全部纳入2015年工资统计。  与此同时,各地推进落实事业单位绩效考核制度,实行基层公务员职务职级并行,落实中央加强基层干部队伍建设的要求,增加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特殊津贴,相应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  冯乃林分析,受政策影响,2015年机关事业单位平均工资水平增幅明显高于往年。据测算,如果扣除机关事业单位对平均工资的影响,全国非私营单位平均工资增长8.1%,增幅比上年回落1.4个百分点。  他说,2015年,面对错综复杂的国内外经济形势,我国经济宏观面依然保持了总体稳定。据初步核算数据,全年国内生产总值676708亿元,比上年实际增长6.9%;全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49351元,比上年实际增长6.3%。  从其他指标看,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较快增长也能得到印证。2015年全年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1195元,比上年名义增长8.2%;年末居民住户本外币存款余额551929亿元,名义增长8.9%。    分行业类别来看,最高与最低行业平均工资之比为3.59,与2014年的3.82相比,差距有所缩小。不过两者之间的绝对差距仍很大。  其中,年平均工资最高的三个行业分别是金融业114777元,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112042元,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89410元,这三个行业年平均工资分别为全国平均水平的1.85倍、1.81倍和1.44倍。  金融业收入最高,这也在外界的意料之中。去年资本市场服务同比增长40.3%,增幅大幅提高18.3个百分点,主要与去年上半年的股市牛市有关。在资本市场火热之下,来自金融业的增加值和税收增幅也比较高,相关的从业人员收入也水涨船高。  “这个数字是全国所有地方包括一二三四五线城市的金融业从业人员平均起来的数字,如果是北上广深这些大城市的从业人员,收入要比这个数字高出好多。”广州一家保险公司负责人张先生对《第一财经日报》分析说。  在广东一家新三板上市中介机构工作的吴小姐说,该单位招聘来做业务的硕士毕业生,一般转正之后,工资1万起步,工作4年以后,年薪在四五十万左右。“当然我们这行业经常是起早贪黑地加班。”  在金融业之后,另一个平均年薪过十万的行业是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为112042元,与金融业的差距缩小到只有2735元,而去年两者 的差距为7476元。这也说明在互联网+ 的和产业转型的大潮下,互联网信息网页的发展势头更猛。去年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同比增长11.1%,增幅提高0.2个百分点。  暨南大学统计学教授韩兆洲此前对《第一财经日报》分析指出,除了游戏等竞争性行业外,信息传输、信息技术行业包括了移动、联通、电信这些国有大企业。这些企业与金融业一样,都带有很强的垄断色彩,进入门槛非常高,收入自然也高。    相比之下,工作辛苦、进入门槛低的行业,收入也比较低。数据显示,去年平均工资最低的三个行业分别是农、林、牧、渔业31947元,住宿和餐饮业40806元,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43528元,这三个行业年平均工资分别为全国平均水平的52%、66%和70%。  在增速方面,行业之间的分化愈加明显。一些产能过剩行业工资增长停滞甚至负增长。这两年,随着能源价格的走低,煤炭、原油、钢铁等原材料产品价格下 降,使“原”字头企业陷入了困境,采矿业的收入自然也受到影响。去年,采矿业平均工资同比下降3.7%,为多年来首次出现工资负增长的行业门类。  其中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同比下降6.4%;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同比增长0.4%,增幅回落7.4个百分点。此外,涉及钢铁行业的黑色金属矿采选业、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分别仅增长0.3%和0.8%。  在以能源重化产业为主的一些地区,就业仍面临着不小的压力。去年4月,国家发改委发布的《东北“三省一区”就业、社保和收入分配形势调研报告》指 出,东北部分企业近来一直处于亏损或开工不足状态,为解决人员过剩问题,大多采取了内部转岗、降薪等措施,隐性失业问题在部分行业和领域颇为严重,而在现 行失业统计难以体现。  此外,虽然制造业和建筑业工资增长较慢,但高端装备制造业增长较快。受产业转移和产业升级影响,传统制造业和建筑业平均工资增长放缓。制造业同比增 长7.7%,增幅回落2.9个百分点;建筑业同比增长6.7%,增幅回落2.1个百分点。但其中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计算机、通信 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增长较快,分别增长11.1%,9.3%和9.2%。  冯乃林说,目前我国经济结构调整也呈现出积极变化,一些高端装备制造业,互联网和相关服务,科技推广和应用服务等行业发展较好,工资增长较快。责任编辑:

撰文|高楼  这几天里,最牵动国人心绪的大事件无疑是南方暴雨和长江中下游的汛情。  今天上午,李克强总理飞赴安徽、湖南查看防汛情况,可见汛情之紧张。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发现,长江沿线的几个南方大省,刚刚经历了重要人事变动。对于党政“一把手”而言,应对汛情,成为了当下最重要的一场执政考验。  新任江苏省委书记李强,虽然到任没几天,但已经跑了好几个地方。7月2日,他赶赴盐城市阜宁县调研,看望龙卷风冰雹灾害的受灾群众。当天,他还去了淮安,指导全省防汛工作。  在三河闸中控室里,李强仔细察看了闸门状态监测数据,详细询问了设备运行和应急预案准备情况。“闸门全部开启需要多长时间?”“大流量时需要半小时左右,小流量时需要十几分钟。”“设备故障抢修有什么准备?”“所有的设备均有应急抢修预案。”听到肯定的回答,李强要求加强工程巡查监测,运行管理好水利工程,发挥出水利工程的最大效益。  4日下午,李强又来到江苏省防汛防旱指挥部。他通过视频察看了重要水库、河湖实时水位情况,并视频连线南京市、苏州市和宜兴市、句容市防指,了解各地最新雨情水情和应对举措。李强指出,要真正把防汛责任落实到每一座工程、每一处患工险段、每一个责任人,确保工作有人抓、所有问题都能及时发现并得到有效解决。  在江西,新任省委书记鹿心社7月2日作出批示,要求省防总加强指挥调度,确保群众安全。省委副书记刘奇则致电省防总作出具体部署,要求充分认识严峻形势,在前期准备工作的基础上务必做到巡堤、查险、抢险责任到人。根据他们的指示,江西省防总与各县市都作出了相应部署。  在湖北,省长王国生刚刚调任青海省委书记。7月2日,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多了一个新职务——长江防汛抗旱总指挥部(简称“长江防总”)总指挥。由于湖北在长江流域处于承上启下的关键地位,是拥有长江干线最长的省份,30年来的长江防总总指挥皆由湖北省长出任。2008年初至2010年底,时任湖北省长的李鸿忠便担任过此职。由于王国生调离后新省长还没有就位,国家防总遂决定由省委书记李鸿忠再担重任。  在出任防总总指挥之前的6月30日,湖北迎来新一轮强降雨。当夜23点34分,李鸿忠打电话到省防办值班室,检查防汛值班工作,询问汛情和灾情,并要求省防办每天向他报告情况。7月2日上午,李鸿忠冒雨赶赴受灾严重的红安县,实地察看受灾情况,看望慰问受灾群众。在农户李国荣家的堂屋里,他与省市县有关负责同志现场办公,研究讨论下一步抢险救灾的具体措施。  离开红安之后,李鸿忠又马不停蹄来到长江水利委员会,分析研判整个长江流域雨情、水情和汛情,并与相关专家一起,商讨、部署今年汛期湖北防汛救灾工作。他要求,按照战时状态和军令状要求,严格落实以行政首长负责制为核心的防汛抗旱责任制,层层传导压力,确保责任制落地生根。  防汛抗灾如同战场,地方党政“一把手”便是战场总指挥。所谓“将乃兵之胆”,几位书记不畏劳苦、亲临前线、坚守岗位,为各级干部、军民树立了良好的榜样,也为长江沿岸各省人民打赢这场战役增添了信心。责任编辑:

◎每经记者 胡健  从华为到中兴,从深圳“出走”的传闻接连不断,难道深圳丧失对优秀企业的吸引力了么?  尽管相关传言被证明并非实情,但无风不起浪,而深圳这座活力满满的创新城市近年来也的确逐渐遭受大城市病的炙烤。  实际上,深圳这个年轻的大都市正日益体现出颇具矛盾色彩的两面——5月30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发布《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2016》(以下简称《报告》),显示深圳在城市综合经济竞争力方面连续第二年位列第一;但与此同时,其城市病指数同样位居榜首,着实让人担忧。    根据上述《报告》,2015年中国综合经济竞争力指数十强城市依次是:深圳、香港、上海、广州、台北、天津、北京、苏州、澳门和无锡。  与2014年相比,综合经济竞争力十强城市名单没有显著变化,只有广州超越台北跻身第四位,北京超越苏州跻身第七位。  深圳则连续两年蝉联榜首。资料显示,深圳2015年全市生产总值达1.75万亿元,增长8.9%左右;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727亿元,增长31%;固定资产投资增长21%,创17年来新高。  此外,2015年和谐城市竞争力十强深圳也位居榜首。排名依次为:深圳、北京、武汉、上海、厦门、宁波、苏州、青岛、大连、威海。  5月29日,在广州举行的“从都国际论坛”上,深圳市长许勤公开澄清,“华为、中兴都不会离开深圳。华为刚向深圳市政府提交发展规划,完全没有撤出深圳的计划,而中兴永远会在深圳。”  从很多方面看,这座城市对优秀企业仍旧有强大的吸力。2015年知识城市竞争力十强分别为:北京、深圳、上海、南京、广州、天津、杭州、苏州、武汉、大连。其中北京已经连续3年蝉联第一,而深圳超越上海成为最大看点。  报告称,深圳虽然在金融、科技方面与北京、上海还有一定差距,但制造业优势明显,涌现出华为、中兴、比亚迪等一大批有影响力的本土制造业企业和众多外向型中小企业,成为国家重要的制造业中心。  许勤表示,深圳市政府正在大力推进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深圳用于研发的经费已占到GDP的4%,未来还会持续增加。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助理倪鹏飞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城市竞争力强的城市,城市病也日趋严重。人口单中心过度聚集是导致城市病的重要原因。  说起城市病,以往人们都会迅速联想到北京和上海,其实深圳“城市病”指数不仅在前十之中,甚至已经排到榜首。  深圳都“病”在哪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在城市病挂钩的诸多分项指标中,深圳排名都很靠前,除环境一项外,其余均在前十之中。  首先是安全,大城市正面临着公共安全问题,犯罪人口的基数不断扩大。在城市商业区、城乡结合部、车站、宾馆、酒店、娱乐场所等,存在着容易导致犯罪的消极因素,从而引起治安问题。人口规模较大、人口流动性强的深圳市刑事犯罪率相对较高,达到了0.221%,在刑事案件率指数榜上排在第一位。  在交通方面,报告显示,全国各大城市交通普遍拥堵,交通拥堵得分均值为1.74。北京、济南、哈尔滨、杭州、大连、广州、上海、深圳等跻身中国十大交通拥堵城市,深圳位列第8,得分1.86,超过均值。  住房压力是大城市病的典型表征。大城市住房紧张问题明显,房价高企,严重超出了普通居民的收入水平。过去一年半来,深圳楼市行情看涨,全市平均房价由2014年底的29577元/平方米涨至最高点的56149元/平方米,涨幅高达90%。  在《报告》提到的房价收入比指数前十名大城市中,深圳仅低于温州和北京,房价收入比为14.5,排名第三。  全国38个大城市数据显示,医疗设施短缺、看病难问题严重,平均床位数仅为36.8个/万人。从医院、卫生院床位紧张的前十大城市情况来看,深圳同样排进“三甲”之中。由于城市规模大,腹地人口数量多,平均每万人只享有25.6个床位。    要找出城市病的病根,人口因素是最重要的一个方面。《报告》称,聚集是城市最基本的特征,人口与产业的聚集带来正面的积极效应,但是城市人口过度向中心城区聚集,一旦超出合理水平,就会导致负面的消极因素增加。  国际经验显示,城市最优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约1万人。全国38个大城市数据显示,共有15个大城市中心城区超过最优规模。中国人口膨胀相对严重的前十大城市中,深圳排名第六。  《报告》称,单靠市场力量驱动下的城市发展通常会超出最优规模而造成“城市病”等严重问题,由于存在市场失灵,需要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  解决之道在哪里?倪鹏飞说,中国大城市内部的多中心结构普遍缺失、城市病愈演愈烈;尽管顶级城市间功能分工和网络化已经浮现,但低级别城市间的等级化联系特征明显,城市网络化联系远未形成。  深圳表现得十分典型。综合开发(深圳)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郭万达认为,城市必须重塑“经济地理”,即在实体经济空间距离分隔后,通过交通的同城化,人、财、物流的自由流动来缩短“经济地理”,缩短市场的分隔,破除体制机制障碍,形成一体化、大都市圈化。  倪鹏飞也持相同观点,认为在城际快速交通网络的建立和地区开放发展过程中,中国将逐步形成网络化的城市联系体系。城市功能网络化,即不同城市间形成水平分工和功能互补。  眼下,深圳已经开始向这一目标迈进。《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广东省实施深莞惠(3+2)经济圈区域协调发展、粤东西北振兴发展和深圳东进战略的背景下,深圳、河源两座城市未来将更加紧密,联动发展。  据深圳市政府公开资料,2013年至2017年,深圳市公布统筹安排3亿元财政资金以股份形式投入组建投资开发公司,同时深圳各共建区财政也安排相应资金对口帮扶河源各县区产业园。  倪鹏飞建议,要强化大城市规划与管理,通过提高城市规划的前瞻性和科学性,引领大城市健康、可持续发展,同时完善大城市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供给结构,构建快速、便捷的城市通勤系统,以弱化拥挤效应对大城市规模经济的抵消。责任编辑:

分类:科技

时间:2016-02-25 06:19:21